地理科普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科普知识 什么是“张家界地貌”

地质公园内拔地而起的石柱达3000多根,其中高度超过200米的有1000多根,优美壮观,是世界上极为罕见的地貌形态,有着重要的地质与地貌学价值。

地质公园内动植物资源丰富,生长着木本植物850多种,野生动物达400多种,自然生态保存完好。

目前公园已形成了集旅游观光、民族风情、科学考察于一体的旅游系列产品。张家界峰林、岩溶地貌、高山平湖、直流飞瀑、原始森林、田园庄稼、土家山寨、民族风情、土家服饰、苗家歌舞,充分展现了公园的人地协调的旅游景观,已形成巨大的旅游吸引力。

旅游业的迅猛发展已极大地改变了该地区传统的资源利用方式,减轻了山区土地的负担,在区域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结构调整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当地的重要产业支柱和当地政府、社区居民的重要经济来源,同时也成为湖南旅游业的重要品牌。

张家界地貌是砂岩地貌的一种特殊类型,它在中国华南板块大地构造背景和带湿润区内,由产状近水平的中、泥盆统石英砂岩为成景母岩,以流水侵蚀、重力崩塌、风化等作用力形成的以棱角平直的、高大石柱林为主的地貌景观。

约3.8亿年前(泥盆纪中期),大量陆源碎屑物流入当时还是海滨环境的张家界,经过亿万年的沉积压实,形成今日形成张家界地貌的母岩石英砂岩。

约3.5-2.9亿年(泥盆纪晚期)的造山运动,使张家界变海为陆,砂岩长期风化,形成红色铁质风化壳俗称“铁帽”

大约在2.9-2亿年的二叠纪、三叠纪时期,地壳下降使张家界再次变为海洋,沉积了石灰岩。这是张家界地质公园的岩溶地貌的原岩。

约2亿年前(三叠纪晚期)的印支运动使张家界升为陆地。此前形成的石灰岩出露地表,张家界地区自此脱离海洋环境。

约1.8-0.8亿年(侏罗纪、白垩纪)的燕山运动使张家界的岩石发生断裂、变形,内部形成许多节理和裂缝,为今后的风化和流水的切割提供了条件。

约0.65-0.3亿年(古新世、渐新世)地壳相对稳定,隆起的山体经风化剥蚀、削高填平,形成了海报1200米左右的湘西期夷平面。

约2300-260万年(新近纪第四纪初),喜马拉雅山运动使张家界强烈抬升;流水不断下切中受到坚硬“铁帽”的阻挡,迫使下切转为侧蚀、拓宽作用,最终在“铁帽”层顶部形成了海拔800米左右的“武陵源期剥夷面”。

260万年以来的新构造运动,使张家界地壳抬升;尤其是近80万年来,流水顺着节理和裂缝将石英砂岩初期切割成方山、平台、峰顶、峰林、残林等地貌景观。现在张家界地区的地壳还在缓慢上升。张家界地貌景观仍在形成变化之中。

本区经过多次构造运动,导致岩体内部形成许多不同方向和不同规模的垂直节理(岩石的裂缝),为今后的流水侵蚀作用、风化作用和崩塌作用开辟了道路。

岩层受力挤压形成褶皱,但张家界地貌集中分布在褶皱的核部,石英砂岩的产状平缓,使得岩层之间不易发产生垮塌,有利于峰柱的稳定。

260万年以来的新构造运动,使张家界地壳抬升。本区降水量大于1300毫米,构造抬升诱发河流强烈下切,伴随着崩塌作用和风化作用,形成了今日张家界地貌的奇幻景观。

石墙:石墙是流水沿着平台或方山的垂直节理侵蚀,形成沿着一个方向延伸的墙状体,常见由数个石墙平行展布的现象。

石柱:平台、方山、石墙等被流水沿着垂直节理进一步切割、崩塌,则形成圆柱状、方柱状、菱柱状等各种各样的石柱。

天生桥:由石墙经流水溯源侵蚀切穿而成;也有的石墙因为局部地方岩石破碎,在破碎带沿着层理和节理崩塌形成穿洞。

残林:峰林形成后,流水继续下切,直至基座被剥蚀切穿,柱体纷纷倒塌,只剩下若干孤立的峰柱,即形成残林地貌。

张家界地质地貌景观所呈现的自然美、形态美、意境美和意蕴美,不仅激发文人与研究者的创作与研究灵感,而且还能增加大众对大自然的敬畏、思考人地和谐相处之道。

生态价值:张家界世界地质公园基本保存了几乎原状态的生态环境与生态系统,地质公园区内生物多样性丰富,是具有世界意义的生物多样性基因宝库。对研究生物的演化、生态多样性与人地关系和谐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旅游价值:地质地貌景观是重要的地质、地理科普教育基地和世界级的自然游览休闲胜地,是张家界乃至世界全人类宝贵的自然遗产。

张家界世界地质公园记录了湘西西北地区6亿年以来的地质发展演化史,对研究区域的沉积古地理环境和海陆变迁具有重要的科学意义。

张家界地貌代表了地球上一种独特的地貌形态,从平台方山峰墙峰林残林演化过程清晰,在砂岩地貌景观中具有系统性、完整性、稀有性和典型性等特征,是全球研究砂岩地貌形成、发展演化机制的典型区域。

张家界地貌是砂岩地貌的一种独特类型, 以流水侵蚀、重力崩塌、风化等作用力形成的以棱角平直的、高大石柱林为主的地貌景观,其峰林景观标新立异,独树一帜,具有极高的旅游观光价值和科研价值。

从成因上分别说出张家界武陵源峰林与黄山峰林的岩石类型。并从地质作用的角度,简述张家界武陵源峰林的形成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