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人物

测绘总工李志良我们把长江源第一次画在地图上

总是第一个来到没有人居住的地方,当建筑物建起来的时候他们又离去了

今天我这篇文章的主角是一位地形测绘的总工程师——李志良。他现在年纪有些大了,年轻时他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测绘大队(现已撤销)的总工程师。上世纪70年代,他率队在青藏高原的“无人区”测绘,给这片土地制作1∶10万的地形图。为什么要写他呢?坦率地说,当时画地图的地形测绘工程师是我最崇拜的人。这可能与我父亲就是一位测绘工程师有关,父亲的单位是林业建设工程总公司。长白山林区中有许多道路是我父亲亲自设计和测量的,他有一张照片,在长白山的密林里,他站在一台架在三脚架上的经纬仪前,低头看着目镜,那张照片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记得小时候我经常拿出他的对数尺、量角器、罗盘、圆规等测量用的工具玩儿……地形测绘工程师是这样一些人:他们总是第一个来到没有人居住的地方,当建筑物建起来的时候他们又离去了……但今天我要说的这位测绘总工程师李志良,虽然他总是第一个来到没有人居住的地方,但是当他离去的时候,并没有建筑物建起来,因为他是军事地形测绘师,他和他的同事们的主要业绩是给青藏高原的“无人无图”地区绘制了一整套的1∶10万地形图。

 

 

长江源头当曲,在一片金色的草地中自由流淌
万里长江起源于哪里,判断江源的标准是什么,一直是学术界争论的话题。历史上,无数的地理学家、测绘人员和民间人士为寻找江源前仆后继,付出了巨大的努力。随着测绘、遥感技术的进步,江源之谜逐渐揭开,当曲被越来越多的人证实为长江真正的源头。2019年,为了寻访长江源,编辑部组织了一支探源队伍来到长江最远的源头——当曲源头。让大家颇感意外的是,当曲源头竟然流淌在一片金黄的草地之中,热融湖塘星罗棋布。在这无数的小湖塘中,一处泉眼有水汩汩流出,形成当曲最初的源流。从这里开始,长江最长。摄影/王宁 

1∶10万地形图就是我们的救命图,没有它我们几乎无法前进

有一段时间,我热衷于去荒野,去雪山冰川地区,去无人区。但是我发现经常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当我们以为来到了从未有人来过的地方,或者说,我们得意于把脚印留在了从未有过脚印的地方(这是一位探险家的话)。这时往往会发现有一种高度在5到30米不等的三角形金属架子立在大地某个地方,在可可西里的新青峰下,在阿尔金山的鲸鱼湖……一次,在可可西里的勒斜武担湖,我们迷路了,车停下来,李炳元老师拿出了1∶10万的地形图在上面寻找能走的路。在可可西里,每当我们迷路时,这一幕就会出现。这1∶10万的地形图真是我们的救命图,没有它我们几乎无法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