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人物

海飞小说《昆仑海》浙江临海首发为古城定制一张谍战地图

“明万历三十五年春分,锦衣卫小北斗掌门昆仑身负双重任务前往台州府,却不料一场大火接头失败,押送的死囚犯亦逃往琉球。命悬一线的昆仑暗暗发誓要探寻出,孑然一身前往大海彼岸,而更多不堪的如海水汹涌而来……”这是最新出版的长篇抗倭古谍小说《昆仑海》的开头。

2023年9月18日,《昆仑海》的作者海飞也来到了临海,参加了由浙江省作家协会、台州市委宣传部、台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指导,作家出版社、浙江文学院、临海市委宣传部、临海市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主办的新书发布会暨作品研讨会。浙江省作家协会党组、叶彤,台州市委、宣传部部长潘军明,台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陈永华,台州市文联党组、主席曹蕉红,台州市作家协会主席金岳清、临海市委、宣传部部长赵晟等领导以及张菁、张艳梅、周保欣、李壮、傅小平、余静如等来自全国各地的学者专家出席了新书发布会暨研讨会。研讨会由里程文学院执行院长走走主持。

此次新书发布会于紫阳剧场举行。浙江省作家协会党组、叶彤在会上谈道,《昆仑海》里有好看的故事和有韵味的文字,这些故事从临海的紫阳街开始生长,发枝散叶,重重谍影中读者阅读的乐趣和想象的翅膀贴着古城的砖瓦飞行。小说里有坚实的精神品格,明代抗倭的背景,让一个少年的大义和柔情刺破暗战迷雾,完成了一次精神成长。《昆仑海》有丰富的可能性,在这个好看、可感的小说基础上,期待海飞与临海市共同努力,将之有机转化,与影视联动,与文旅联动,与文创联动,实现小说创作的创新性转化与创造性发展。

临海市委、宣传部部长赵晟说,临海与海飞是因书结缘、因城而会。在 《昆仑海》中,临海的紫阳街、桃渚古城是故事的主要发生地。小说中既有着刀光剑影、惊心动魄,悬疑反转,又映照着英雄色彩,充盈着家国情怀。我们希望借助海飞老师的新书发布会,借助 《昆仑海》的魅力,更好地宣传弘扬临海抗倭文化,也希望临海文化界的同志们向海飞老师学习,创作更为群众喜欢、读者爱看的文化作品。

《昆仑海》首发于《收获》2023年夏卷,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是“海飞古谍世界”系列继《风尘里》《江南役》后推出的锦衣英雄系列完结之作。小说从一个战争遗孤出身的少年锦衣卫昆仑讲起,以他为代表的小北斗门不断面临着家国情怀、个人意志和情感纠葛的多重抉择,全书以日落紫阳街、雾锁桃渚营、琉球国长夜、台州府明月四个章回,讲述了古代国安战士维护沿海边境抗倭击敌的故事。

研讨会与会专家学者谈道,“海飞的小说地域元素非常强,在《昆仑海》中一是台州临海的元素,二是琉球的元素,三是隐性的描写,小说拓展了空间和地理的内在逻辑。无论是海飞的中短篇小说,还是他的长篇小说,其中有一些名篇在当代文学史上会成为非常有关注和研究价值的经典篇目,带给我们一种属于海飞的美学追求,这种独特的海飞风格的小说艺术,都是非常宝贵的文学经验,在未来的文学史研究中我们可能会从类型小说的写作角度,以及从小说独特的南方美学角度去研究和展开海飞小说创作的关注。海飞小说的主线多半是很清晰的,无论是家国大历史还是江湖侠义的小历史,或者民间儿女情长的一些情感叙事,在小说的立体美学打造中,都包含了英雄热血之外的略带感伤的诗意,以及特别丰富的多样性民间。”

谈到这本书的创作初始,海飞提及无论是临海的古长城还是紫阳老街,他都因创作《昆仑海》多次来访,其中明时期的户所制给他带来了很大触动。所谓户所制,即一家需出一丁,农忙务农,农闲练兵,军就是民,民也是军。海飞在小说中为此特意虚构了一个如此的桃渚所,将桃渚所热气腾腾的日常,像清明上河图一样展开,而春色无边中也藏着命悬一线,谍影重重。

谈及为何会有台州府与琉球国双城暗战的想法时,海飞说,琉球国遗留了太多明清两朝的遗迹和风俗,这个距今400多年小国曾经长得像是一个复制的明朝,有着来自大明王朝的商人、工人、小贩,还有一些朝鲜人和倭国人。这里有着充满海腥味的码头,也有着说着多国语言的异域风情,以及升腾着人间的烟火气息。“一直以来,我都视自己小说中的虚构故事,是真实发生着的。”海飞将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物放置在自身“谍战世界”的地理谱系之上,将这部小说中无数的真实细节一砖一瓦构建起来,演绎出了他们的不凡人生。

在台州,小说中有春分日海边渔民热闹纷呈的花龙滚舞和戏台上上演的《花关索》剧目;在桃渚营,有官兵们春耕时抛秧、插秧的场景;在琉球国,有当地人赤膊上阵的太鼓表演。于是乎,街头巷尾、节气习俗、文化底蕴等纷纷跃然纸上,人物活动的历史场所与现实时空相互映照,在虚实相生中呈现了广阔辽远的精神气象。

再回到故事本身,人性总是海飞在书写中最关注的。《昆仑海》中人物对照是海飞小说之最,两对父子,是敌人,也是兄弟,有着父子之间天生亲情和敌意。两个女人,尽管最终成为了叛徒的女人,他们的选择不是夫唱妇随,而是即使生在几百年前,也有着独立的思想和判断。而如昆仑,杨一针他们这样的国安战士,也身陷棋局无从抽身。而每一次反转,都落在人心这片深不见底的海,父子拔刀,兄弟反杀,叛徒与情报,海飞始终在探索着复杂的人性,塑造出一群前后极具反转立体的鲜活人物。而人性的悲悯,或许正是最好的反战宣言。

海飞作为国内知名谍战名家,在构建了“海飞谍战世界”系列长达十余年后,无疑已经成为了文学界的一种现象,并逐渐从小说走向影视改编、游戏、话剧更广的传播媒介。在这个系列中包含即将播出的《梅花红桃》,即将开机的《捕风者》《醒来》,也包含海飞正在构思的全新古谍世界系列。突破纯文学与类型文学的壁垒,探究海飞的写作密码,或许正是打开《昆仑海》的书封其扉页所印刻的“故事海”三个字。

海飞曾说“‘故事海’其价值就是提倡一种尽量‘让小说有精彩的故事’的写作。”他认为,从文学的普世价值来说,故事能让文学传得更广,流得更远。这就是他所提倡的“故事海”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