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地理

接力写作 赵成峰:自然人类永远的“导师”

2023年,大夏书系继续实施“接力写作计划”。它将聚焦阅读,每月框定一个主题(图书类型)作为写作范围,盛邀全国的教师朋友自主认领,共同参与,以心以笔,共建“教师阅读学”。

清华大学附属中学合肥学校高级教师,中国教科院“未来学校实验室项目式学习”导师团专家,教育部重点项目“北师大科学技术手册”编写组成员,清华大学“教育领导力”二期班学员。与人合著《项目式学习教学设计与案例》《未来教师的项目化学习设计》等书。

中师毕业后,我读了六年函授课程,三年专科是中文,三年本科是汉语言文学。又一年,我成了初中地理教师。

蓦然回首,曾后悔没有在语文等“主要科目”的教学上纵横驰骋,但想想地理科学带给我的一切,也觉无怨无悔。

我写的《诗歌中的地理知识》《地理中的“怪”事》《三伏天的雨》《中国最大的行蓄洪区》等与自然地理科学有关的“豆腐块”文章,也是汉语言文学专业与自然地理科学的一种结合。

三十年前,不爱言语的我爱上了写作。写作,有助于自我心理疏导,梳理工作思路,助力成长。那时,也没有多少发表的机会。

这对我震动很大。我慢慢喜爱上了自然科学,对所执教的学科多了一份热爱。这种热爱也传递给了学生。有些学生毕业后告诉我:因为我的地理课,他们变得更加喜欢地理了。

我在自然地理科学中找到了人文的依据:“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类有数千年的文明史,大自然却有数十亿年乃至更长的历史。大自然展示的规律,更应该受到尊重。

在教学经纬网知识时,我发现:如果在赤道上一直向东走,走上两万公里就是一个半圆。在地球表面上,直线与弧线就这么有机地结合起来了。由此拓展开来,我写了《地理中的“怪”事》一文,发表在《中学生》报上。

我与同学们一起探究,为何南极年降水量只有几毫米,却形成了两千米厚的冰盖。经过分析,我们找到了答案:虽然降水少,但是由于那里终年严寒,水都结成了冰,经过几千万年的积累而形成。

结合这一探究结果,我分享了自己的成长感悟:每天多努力一点点,一个星期,一个月,一年,几年乃至十几年坚持下来,会是一个令人惊叹的变化。

我与学生一起“学做最好的自己”,坚持每天多努力一点点,“锲而不舍、金石可镂”,砥砺自己努力前行。

我喜欢收听知识抢答类的广播节目,听着听着,常常不禁笑出声来:百分之六十以上的知识,都与自己的教学内容有关。

附近有一条孝妇河。夏天的晚上,人们都喜欢到河边散步。除了看潺潺的河水和观赏沿岸的花草树木之外,就是为了避暑。为什么河边凉爽呢?这就是一个自然地理科学问题。如果身边亲朋好友感兴趣,就不妨普及一下。“世事洞明皆学问”,说的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当下,人们都喜欢旅游。或者大江南北,或者长城内外,或者到国外去。回来后,一般都会谈及当地的一些风土人情和自然风光。作为地理教师,我常常用提问的方式,请这位“游客”谈谈他的“研学”成果。这种交流所得,丰富了我的课堂教学。另外,在“游客”兴致盎然的时候,我也会聊一聊当地的天气、气候和特色物产等等,“游客”会觉得你“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实际上,我只是多了一些自然地理科学常识而已。

暑假期间,正逢我们北方的雨季。想出去玩玩,又怕遇上下雨天。当然,可以看天气预报,这样比较可靠。如果出行不是到很远的地方,那么看云识天气就派上用场了。

自然科学,更少人为的痕迹,更值得敬畏——因为在大自然面前,人类的学识相当于小学生水平。人类需要在自然面前保持足够的谦卑。

病毒让我懂得没有节制的生长也是一种灾难。新冠病毒就没有自我节制功能,只要外界条件允许,它就疯狂蔓延。

癌变细胞也有这个特点,只是一味汲取营养,由于无节制的攫取,其他器官受损,导致相应的功能减弱,最终夺走人的生命。

就是一个“小宇宙”。儒释道人文哲学中,很多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文化的结晶,也是人与人、人与自己内心和谐相处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