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人物

《跨过鸭绿江》火爆2021开年荧屏 抗美援朝精神点燃年轻观众爱国情

连日来,首次全景式反映抗美援朝战争的电视剧《跨过鸭绿江》火爆内地荧屏,成为2021年现象级的开年大戏。这部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出品的电视剧透过高度还原的历史真实、生动鲜明的人物形象、丰厚饱满的情感内核、逼真震撼的战争场面,将七十年前的那段烽烟岁月呈现在观众面前,传递出浓烈的爱国主义情怀和的英雄主义精神,特别是在一众年轻观众中间引发追剧热潮。近日,香港大公文汇传媒对电视剧总制片人王雁、总导演董亚春、主演丁勇岱等主创人员进行了独家专访,深入还原了大戏背后的动人故事,探寻了抗美援朝精神的时代意义。

从去年8月15日开机,到11月25日杀青,《跨过鸭绿江》仅用三个月余的时间,便完成了对三年入朝作战的全景再现。从经历山洞内外的寒暑两重天,到遭遇几十年未见的台风,从中美高层精彩斗智的文戏,到爬冰卧雪艰苦卓绝的战争戏,《跨过鸭绿江》剧组可以说完成了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用主创人员的话说,他们是在用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来拍摄抗美援朝的历史。这种精神也正是总制片人王雁、总导演董亚春,以及彭德怀扮演者丁勇岱在采访中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个词爱国情怀。

1950年11月30日拂晓,参与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的志愿军第38军335团,为追击南逃敌军,奉命抢占松骨峰。早上6时30分,我军刚刚爬上光秃秃的山包,便与敌军黑压压的汽车、坦克和步兵打了照面。可想而知,战斗异常惨烈。最后,我方阵地只剩下七名战士。而敌人也始终没能抢占松骨峰。

“全剧的战争戏,激烈程度一直在爬坡,其中透出的情绪也在不断爬坡。而松骨峰之战正是一个高点。”董亚春对香港大公文汇传媒说。为了有力渲染志愿军战士舍生忘死的战斗精神,董亚春为最后剩下的几位志愿军扮演者,每人都设计了一组动作,并将最后阶段贴身肉搏的镜头全部升格到120帧。“至此,写实的场景渐渐升华为写意的情境,中美军人的血战也开始变得唯美,这种美就是志愿军战士身上的气节和血性。”

此前,曾有《英雄儿女》《上甘岭》《打击侵略者》等多部反映抗美援朝战争的影视作品问世,但《跨过鸭绿江》是第一部全景式反映这段历史的大戏。错综复杂的时代背景、不计其数的战争场面、跌宕起伏的情绪暗线,都是横亘在董亚春面前的一道道难题。“在我心里,抗美援朝战争就像一座宏大的建筑,毛主席的戏、志愿军司令部的戏、美军的戏、苏联的戏,构成了四梁,各军、各师、各团指挥部的戏就是八柱,包括众多战斗英雄在内的战士们就是大厦的基石,而激动人心的战争场面就是全剧的门面。”董亚春说,我就是尽力把这些部分都搭建牢固,把故事的主脉叙述清楚,如此才能把这栋大厦搭建牢固。

很显然,董亚春的大厦不仅牢固,而且堂皇。豆瓣评分8.6,收视率一骑绝尘,在牛年之初便掀起追剧热潮这样的结果足以让董亚春欣慰,但更让这位军旅导演开心的却另有因由。“我小时候,就是看着《奇袭》《英雄儿女》长大的,所以抗美援朝的历史早早就在我心中埋下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的种子。如今在抗美援朝战争胜利70年的特殊时点,能够执导完成《跨过鸭绿江》,可算是了却了我儿时的一桩心愿,完成了自己多年来的一个梦想。”

2020年11月中旬的一天,黑龙江牡丹江突降大雪。剧组人员一觉醒来,发现前一日挖好的战壕全部被积雪掩住,只剩下原本高高的木桩露出一个小小的尖头儿。同一天,仍在北京片场盯戏的王雁突然收到董亚春发来的视频邀请。“雁总,你快看!这雪都没过我的胳膊肘了!”看着手机那头儿很少激动的董亚春,王雁心里明白:这个戏,有了。

早在去年3月向总台领导汇报时,王雁曾立下军令状:“跨过鸭绿江,如果不拍雪景戏,那我们完全没法向全国人民交代。”一场大雪,让王雁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身为总制片人,王雁的首要职责便是为全剧守好“航向”,为全剧把住“主魂”。

《跨过鸭绿江》拍的是什么?这是始终萦绕在王雁心头的问题。“回顾历史,中国近代史就是被西方列强欺压的屈辱史,而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改变了这一切,这一场立国之战,不仅结奠定了今天的世界格局(中美),更为我们赢得了直至今日和平发展、民族振兴的宝贵时间。”王雁对香港大公文汇传媒说,此前的荧屏上,还从未有过全景式展现抗美援朝的电视剧作品。拍摄《跨过鸭绿江》就是为了填补这个空白,让今人更好地了解这场伟大的反侵略战争,讴歌志愿军不朽的战斗精神。

谈及这部大戏深受年轻观众追捧的现象,王雁感触颇深,“每一个时代的发展,一定是年轻人走在最前面,他们有朝气,有梦想,也有成为英雄的情怀。《跨过鸭绿江》之所以受到他们的欢迎,原因就在于这部作品点燃了年轻人心中的情怀与梦想。”王雁说,相信新时代的中华儿女们,一定能够像七十年前的志愿军战士一样,不畏困厄,勇立潮头,书写属于自己时代的英雄史诗。

在《跨过鸭绿江》中,最大的看点无疑是彭老总的戏份。相较于以往影视作品中的“彭德怀”,著名演员丁勇岱这一次为观众带来了一个更加丰满立体的彭老总。既有阵前指挥的霸气,也有关心战士的柔情,既有赢得胜利时的大喜,也有失去战友时的悲恸,按丁勇岱的话说,“我就是要去掉彭老总身上各种固化的标签,把他还原为一个最普通的人,一个可亲可爱、天真无邪的人,一个在平凡中见伟大的家。”

采访中,丁勇岱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能扮演彭老总,真是我的福分”。“在查阅历史资料,深入了解抗美援朝战争的过程中,我对彭老总也渐渐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他的经历,他的为人,他的情怀,都深深打动并影响着我,让我一直都处在感动和钦佩的情绪中。”

为了演好彭德怀,丁勇岱在形似和神似两方面都下足了功夫。彭老总嘴唇厚,丁勇岱就去找医生整牙;彭老总走路喜欢驼背歪头,丁勇岱就每晚在小区里遛弯练习;发现资料片中经常有彭老总微笑或大笑的情景,丁勇岱就有意识地摆脱那种一味霸气或强势的表现形式,而为人物形象注入了更多的人情味,让彭老总的形象更加饱满更接地气。

“在传统的印象里,彭老总总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但是我查阅了大量资料,发现了二三十张彭老总笑着的照片,再结合作家丁玲在《速写彭德怀》中的描写,我认定,彭老总绝不是一个一味板着面孔的指挥官,而是一个既有原则性又有亲和力的人。”丁勇岱回忆说,自己当即向导演提出“我能不能演一个会笑的彭德怀?”在得到导演的鼓励后,丁勇岱更加努力地探寻并还原真实的彭德怀,于是也才有了《跨过鸭绿江》里那个十分丰满、可敬又可亲的彭老总。

在毛岸英意外牺牲后,有一场彭德怀的戏。按照剧本,丁勇岱只需要手持毛岸英的遗物,缓步走回山洞。但在现场试戏时,丁勇岱却总觉得感觉不对路。“毛岸英是毛主席的孩子,更是彭老总的战友,他们之间有很深厚的感情。所以得知毛岸英牺牲的消息后,彭老总怎能没有情绪的波动?”在反复思考和酝酿之后,丁勇岱用极度饱满的情感,演绎出了失去亲人般的巨大悲恸。这场戏完全超出剧本之外,却又完全符合情感的真实逻辑。

《跨过鸭绿江》播出后,受到了观众们的一致好评,更有大量的年轻人加入到追剧热潮之中。对此,丁勇岱也深有感触,“我希望通过这部戏,一方面让志愿军先烈们的在天之灵得到告慰,另一方面让健在的志愿军老战士们感到欣慰,同时也让年轻的孩子们永远铭记那段燃烧的岁月,永远怀念那些为了共和国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们,进而更加珍惜眼前的和平环境,为了祖国富强而努力奋斗。”

虽然离开剧组已经数月,但丁勇岱依然保持着一个习惯,那就是每天早上收听朗读版的《谁是最可爱的人》“在朝鲜的每一天,我都被一些东西感动着;我的思想感情的潮水,在放纵奔流着;我想把一切东西都告诉给我祖国的朋友们。但我最急于告诉你们的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呢?我们的部队、我们的战士,我感到他们是最可爱的人”丁勇岱说,每当听到这里,自己都非常感动,那是一种难以名状的动情。

抗美援朝战争打出了中国人的血性,打出了国威军威,上甘岭战役就是最典型的体现。这场战役的指挥者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任司令员邓华。在《跨过鸭绿江》中,邓华由国家一级演员刘之冰扮演。沉着、内敛、睿智、谦逊,刘之冰生动演绎出了这位开国上将的独特风采。

“相较我以往塑造的军队高级指挥员形象,扮演邓华司令员带给我的最大挑战就是如何真诚地表达出对英雄前辈的尊重。”刘之冰说,自己始终注意把“邓华”放在一个合适的位置融入全剧:站在彭老总身边,他是一位非常得力的助手;站在战士们中间,他是一位可敬的。要让角色成为大交响中的一个音符,而不能过分地突出自己,只有这样,才能让观众感到真实。

谈及对抗美援朝战争的理解,刘之冰认为,最值得尊重的就是八个字不畏强敌,敢于胜利。“这也就是伟大的志愿军精神,是新中国的立国之本,也必将成为中华民族国运昌盛的根本。”在刘之冰看来,不论到什么年代,这八个字都应该成为中国人不能忘记的信条。

“这些年来,国人在和平环境中生活得久了,对共和国成立之初的那段烽烟岁月仿佛也越发淡漠,勇敢、顽强、豪迈、荣光,这些元素似乎也渐行渐远。”刘之冰说,我们希望这样一部剧作,震撼到年轻人的心灵,让今天的孩子们感受到荡气回肠的英雄豪气,感受到和平环境的来之不易,使他们懂得感恩,并获得为国家发展而努力向上的精神动力。

身为八一厂演员剧团团长,刘之冰的精湛演技赢得了观众们的一致点赞。不过,在这位“戏骨”心里,却有着完全不同的想法,“无论我们在镜头前的演绎何等精彩,都不会超越战场上志愿军战士们的英雄壮举。对我们来说,能够用全部心力完成每一次创作,就是我们最高的目标,就是对前辈英雄最大的敬礼。”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刘之冰的外公李耀民老人当年就是一名志愿军战士,曾随第四野战军特种部队炮兵102师赴朝作战,任宣传干事、医官。可以说,在《跨过鸭绿江》中,刘之冰用精湛的演技传承了志愿军战士们的热血精神,用有血有肉的人物角色向老一辈的英雄们献上了独特的敬礼。

荧屏外,《跨过鸭绿江》传递着浓浓的爱国情;剧组里,演员们也传承着敬业奉献的宝贵精神。在这部剧作中,有一个难得的“一家三代组合”。著名特型演员卢奇扮演,其女婿、青年演员徐白晓扮演38军政委刘西元,两名外孙女则饰演了毛主席的女儿李敏、李讷。虽然在剧中祖孙三代并没有对手戏,但在他们身上,却流动着共通的职业精神。按照徐白晓的话说,这种敬业的态度也是不怕劳苦、不屈不挠的抗美援朝精神在当今时代的一种传承和折射。

“爸爸,我给你背一下《阿房宫赋》啊!”因为年纪尚小,扮演李敏的小徐砡在镜头前将阿房宫的“阿”误读成了“啊”音,对面扮演毛主席的唐国强当时便将错就错,“孩子,那个字不念啊,念阿哦。”“哦,我记住了爸爸。”小徐砡丝毫没有慌乱,顺势接话完成了这组镜头。据徐白晓回忆,平时没戏的时候,两个孩子也喜欢跟着其他演员一起听导演讲戏,那股认真的样儿,还真有些职业演员的劲儿呢。“这次拍完戏,两个女儿都久久不能平静,他们说对于毛主席,对我们国家的历史,对于抗美援朝战争,都有了更加感性的认识,特别是都更加热爱我们的祖国。”

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志愿军苦,志愿军累,众所周知。但观众们不知道的是,为了真实再现那段历史,演员们也经历了罕有的磨砺,徐白晓就是一个例子。“为了充分体会志愿军的生活,在进入东北拍摄的20多天里,我没有沾过一点油性,剧组派发的盒饭更是从来没碰过。”徐白晓回忆说,那段时间自己早餐就是水煮土豆红薯,午饭是自带的玉米胡萝卜,晚餐再加点清水煮白菜。一路体验下来,徐白晓不仅迅速瘦了十多斤,更在内心深处更加贴近了志愿军的景况。“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正是因为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为我们国家赢得了数十年的和平发展环境,所以通过参演这部戏,我更加热爱和尊重自己的职业,更加意识到要认真对待生活,努力为事业奋斗。”

卢奇是内地著名特型演员,是扮演最为成功的艺术家。曾在无数大戏中担纲主角的他,这次的戏份并不多,但卢奇的演绎依然十分细腻、出彩。“作为演员,一方面要在德行上不断提升自己,充满正能量,传递正能量,另一方面也要在艺术上不断磨砺自己。”卢奇说,《跨过鸭绿江》反映的就是一种英雄主义精神,一种不怕侵略、完全抗争的斗志和士气,可以说,这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内核之一,我们应该让孩子们从小便受到这方面的熏陶,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树立起正确的价值观,避免错误的影响和干扰。

抗美援朝战争天然带有宏大历史、复杂地理与人物纷纭的特点,即使按照常规方法拍摄,也是一部大体量的重量级作品。然而,《跨过鸭绿江》摄制组却仅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便完成了这部广受好评的精品力作。谈及创作背后的秘笈,剧作制片人李萧、执行制片人刘佳特别向香港大公文汇传媒做了揭秘。

“这部戏时间紧,任务重,困难多,原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是不可能完成的,好在全组上下协力创新,发挥出志愿军那种顽强的斗志和精神,才让不可能变成可能。”二位制片人说,首先,剧组采取了边筹备边拍摄的策略,比如中南海的内景,朝鲜街道的背景,都需要重新搭建,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就先拍摄搭好的山洞戏,可以说,所有环节都是边调整,边推进,就这样滚动向前。

两位制片人还透露,因为完全没有后期制作的时间,于是剧组决定“后期前置”,在开机之初就把作曲、录音、动效、合成、调色、剪辑提上日程。导演每天都把前一天剪完的片子审过,当即交给各个部门,因此《跨过鸭绿江》基本做到了杀青即合成,拍完即交片。

为了应对短时间内的大体量任务,剧组还采取了多头建组、齐头并进的办法。文戏两个组、武戏两个组,模型动效组、特道组、重装组、防疫组,甚至还有专门记录全剧诞生过程的纪录片组,“可以说,《跨过鸭绿江》的拍摄手法和组织方式,也为中国电视剧制作积累了诸多宝贵的创新经验。”李萧说。

长图制片人李萧(左二)、执行制片人刘佳(右二)和b组导演马跃千(右三)等主创在一起,受访者供图

强烈推荐没有去看的人看,这才叫好剧,没有营销没有热搜,但并不影响它的优秀,演员剧情都超级棒。这个时候播出,是很提气的作品

虽然还没播完但是我迫不及待想给五星,每天晚上和我爸妈准时收看。演员演得都特别好,节奏也合理,完全不会觉得枯燥乏味假大空。我爸很爱看共和国史,自认为对抗美援朝战争很了解,但是说剧里很多细节他之前不知道,看剧才知道。我和我妈就不用提了更是涨了好多知识。前辈们太不容易了,我常常看哭。主旋律剧拍成这样我挺满意,推荐每个年龄层的人都应该看看这段历史。

数度落泪。中国,以贫穷的国力,靠着万众一心的的国民,凭借顽强无畏的英雄们!用智慧和生命,捍卫了,树立了新中国的威信。 朝鲜战争,使得中美和其他各个国家对于中国的国力有了新的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