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科普

《流浪地球》上映55天仍引争议“科幻”“科普”之争期待更美妙的“下回分解”–中

“我要给《流浪地球》点赞。作为天文学家,我看得出电影中有些部分在科学上有不足之处,但这不是根本,更重要的是中国科幻跨出了第一步。”天文学家、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名誉理事长卞毓麟说。3月30日,在“乐享阅读,酷玩科学”科教读书会上,他表示,如果科幻电影拍得和科学课一样,不见得是成功,“科幻和科普之间有联系,但不能划等号。”他认为,让发动机推动地球“流浪”的设定很有创意,尽管未必是最聪明的想法,但显然并未触碰底线。

刘慈欣与《流浪地球》遭遇的争议并不新鲜,上世纪80年代初曾爆发过一次科幻小说姓“科”姓“文”之争。科幻作家、《珊瑚岛上的死光》作者童恩正主张将科学文艺与一般科普作品区别开来,科学文艺作品的目的不是介绍任何具体的科学知识,而与其他文艺作品一样,是宣扬作者的一种思想,一种哲理,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一种探索真理的精神。概括起来讲,是宣传一种科学的人生观。在这里,科学内容成了手段,它是作为展开人物性格和故事情节的需要而充当背景使用的。这种观点在当时极具“冲击力”,以致引起了不少误会和非议。

今天,人们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已经深化、开阔多了,而《流浪地球》的火爆再次挑起这个话题。“科幻是对未来的思想实验,体现了人类最可贵的探索精神。很多人对幻想都有些不以为然,天马行空、想入非非、胡思乱想……似乎都是不是什么好词儿,但我们不必苛求科幻作品一定要完全符合科学现实。只要它能合乎基本科学框架,能够给人类带来想象力的提升,提供对于未来思考的新视角,就是好作品。”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尹传红说。

在新近出版的“青少年创新思维培养丛书”中,尹传红写下75位科学及人文领域大家的人生故事,这套科普读物的开篇介绍了一批科幻小说作家,比如写下《弗兰肯斯坦》的玛丽·雪莱和《海底两万里》《从地球到月球》的作者凡尔纳等。他把这些科幻小说家归属到“预言家”一类。“想象力和创造力大有关联。”尹传红认为,早期进行太空探索的科学家几乎都读过凡尔纳或者威尔斯的作品,很多科学发现与发明使得科学幻想逐渐成为现实,客观上就证明了科幻的价值和意义。

2019年第一季度“市民修身书单”近日发布,刘慈欣的《流浪地球》出现在推荐书单中,也引起读者关注。当当图书榜单大数据显示,《流浪地球》位居最近7日图书销售总榜第一。仅春节期间,《流浪地球》的热映就带动超过上百万人来当当搜索“流浪地球”“刘慈欣”等关键词,相关图书订单同比涨幅超12倍。这股“读科学”的热潮渐渐从科幻文学蔓延到了科普读物。“青少年创新思维培养丛书”2月刚刚上架就已经销量过半,中山大学天文与空间科学研究院院长、物理学家李淼撰写的《三体中的物理学》也长销不衰。

“我一直认为,科幻文学无力承担科学传播的重任,因为科幻中的科学不是真正的科学,而是科学在文学中的一种映像和变形。但科幻却能表现宇宙和大自然的神奇,激发人们对科学探索的兴趣,进而提升人们对科学的关注程度。”刘慈欣在给该书撰写的序言里讲到:《三体》系列中的科幻想象与真正的科学有很大距离,但它的出版能够引发读者对前沿物理学和宇宙学的兴趣,进而引出了《三体中的物理学》这样一本比科幻小说更神奇的科学传播著作,“作为科幻作者,这无疑是我最大的安慰。”

电影《流浪地球》上映后,一位北大学者教授发表了“流浪地球69处科学硬伤”引起激烈争论。有人认为,该学者对科幻电影“较真”并非全无道理,讲述科学道理也头头是道,但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或许才是被网友吐槽的主要原因。卞毓麟把《流浪地球》上映后引发的这些“科幻”“科普”相关讨论,总结为“科幻撘台,科普唱戏”。他觉得,科幻电影或多或少有科学上不精确的地方,这就给科普工作中大显身手的舞台。

事实上,科幻热映成为科普活动的例子屡见不鲜。马特·达蒙主演的《火星救援》上映后,李淼就写过《火星救援中的物理学》,层层剖解影片中的科学知识,并指出《火星救援》打着科幻电影的名义,写的是科学和励志故事。而《星际穿越》热映之后,网上也流传着一篇《〈星际穿越〉你真的看懂了吗?恶补天文地理》的电影科普解读帖,文中把电影里涉及的虫洞、黑洞以及时间空间的相关概念讲述得通俗易懂,让人一下子开了窍。

《流浪地球》上映后,不少老师都组织学生在寒假中观看电影、阅读原著,带领学生围绕梳理故事情节、概括人物性格、研究小说和电影涉及的科学原理等问题展开交流。据《科普时报》报道,北京景山学校采用不同教学策略,一是以“笔谈”的方式促学生思考的深化;二是带学生研讨他们自己设计的题目质量如何,引导学生自觉关注高阶思维的培养,取得良好的教学效果。

当年,诺兰的电影《星际穿越》全球热映,引发了一轮观影狂潮。在被电影中恢宏的视觉效果震撼的同时,很多影迷也表示片中大量物理学知识以及拗口的科学专业词汇很“烧脑”。探索频道很快就推出了一部纪录片《星际穿越中的科学》,涵盖了电影里关键的科学理论。

这部纪录片邀请到了物理学家基普·索恩担任监制,电影男主角马修·麦康纳任解说,诺兰兄弟、制片人、众多科学家纷纷露面。好奇的观众不仅可以从中知晓了“黑洞可视化”畅想的由来,也了解到电影中许多有趣的科学细节。

人们通常认为,科学幻想小说的直接源头,可以追溯到19世纪初期,一群英国贵族在瑞士乡间旅行中一个20岁出头的年轻姑娘——玛丽·雪莱所写的“消遣故事”。

度假时,大名鼎鼎的英国诗人珀西·雪莱和他的妻子玛丽·雪莱住在瑞士日内瓦附近的乡间。1816年夏的一个天气阴冷、阴雨连绵的晚上,雪莱夫妇与英国诗人拜伦及其朋友波利多里围坐在一起,朗读一册碰巧落在手里的德国鬼怪故事集,聊以自娱。这些故事使他心生异趣,并激起了加以戏谑性模仿的。于是他们约定:每个人都要根据某起神秘事件,写一篇有关超自然现象的故事。

但过了较长一段时间后,玛丽仍没有找到灵感。一天傍晚,雪莱与拜伦又凑到一起谈古论今,玛丽听他们谈到伊拉兹马斯·达尔文(进化论提出者查尔斯·达尔文的祖父)曾做过的人造生物实验,“生命的本质是什么?能否最终被发现……也许,我们能使尸体重新复活;也许,某种动物的各个部位都能制造出来,并装配在一起,最后赋予生命的温热。”

当天晚上,玛丽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位脸色苍白的学者,正跪在他所创造的怪物旁边。显然,他所从事的工作是亵渎神明的。我见到一个可怕的幽灵躺在那里,一架功率强大的引擎正在启动,那幽灵开始颤抖,显现了生命的迹象。”

噩梦激发了玛丽的创作灵感,她随即便着手构思了自己的第一部文学作品——《弗兰肯斯坦》。它讲述一个名叫弗兰肯斯坦的青年科学家发现了制造生命的奥秘,并借助电化学方法“拼装”出了一个生命体,但最后却被这个扭曲的生命折磨致死的故事。出版于1818年的《弗兰肯斯坦》,如今已被公认为世界上第一部具备完整科幻小说特征、对后世影响深远的长篇科幻小说,同时也被看作是科学对世界所产生的影响在文学上的第一次反映、一则关于创造和追求的忧心忡忡的寓言。

《静音》是一部 Netflix 电影。尽管 Netflix 过去一年在原创电影上的表现并不如预期,但是《静音》仍让人颇为期待

最近,美国最大的经济研究机构——全国经济研究所(NBER,全美超过一半的诺奖经济学得主都曾是该机构的成员)发布了一份报告,全面分析了 1990 到 2007 年的劳动力市场情况。\n

我们都知道,到处都在重启;我们也知道,如果有钱,啥都能重启。所以,会不会被重启算不上是个问题,只能问什么时候会被重启。自然而然地,世界各地的各种重启现象衍生出了一个有趣的猜猜游戏:哪一部老作品会是下一个接受这种待遇的?\n